?

          網絡炒作

          吸引公眾聚焦,引導網民熱議,知名網絡推手公司,全國接單,定制專屬您的網絡炒作方案!
          本站是國內知名網絡推手團隊:千言網絡推手公司。常年從事網紅明星、品牌公司等網絡炒作業務。微信:

          很多企業不想做營銷活動,但又無法承擔巨大的運營成本。但網絡炒作成本不高,能有效擴大宣傳。也可以結合營銷活動的進度進行適當調整。在線炒作可以將信息傳播給已建立的客戶,然后針對消費者。一旦客戶的需求得到滿足,他們開始信任企業及其產品,企業與客戶的距離就可以不斷縮小,最終企業用戶可以被公司使用。并且增強客戶粘性,有利于以后產品的銷售。
          美團1545萬會員平臺突然宣布1月底關閉互助網。
          • 2021-01-18 14:18

          近日,美團的子公司美團互助發布停工公告,稱由于業務調整,美團互助將于1月31日24: 00正式停工。這是中國第一個大規模的網絡互助項目關閉,也是繼百度之后互聯網巨頭關閉下的第二個互助項目。

          2020年下半年以來,網絡互助飽受成長之苦。從去年12月開始,螞蟻金服的共有寶連續三期分享人數較上月下降了100多萬;去年9月,百度的照明互助宣布終止,原因是參與會員人數不足50萬。

          這家美國集團將被關閉一年半

          美團互助于2019年6月啟動,2020年4月公布首個受援病例,2020年6月升級為首個“無限病”重疾互助計劃。美團互助自成立以來,最大參與人數已達3400萬,共382名病友進行互助共享。

          與之前關閉的小規?;ブ媱澓洼p互助不同,美團互助的成員數量仍然接近1545萬,盡管最近參與者數量有所下降。

          美團解釋說,關閉是因為業務調整,專注于公司主營業務的發展。但目前網絡互助遇到層出不窮的麻煩時,此舉不排除與網絡互助發展的不確定性有關。經過幾年的快速發展,網絡互助的糾紛和爭議明顯增多,監管不力的問題日益突出。美團互助也引起了網上互助同行的關注。

          美團互助表示,1月15日至18日,美團互助會員將陸續收到全額退還的分攤費用。2021年1月31日24: 00前,會員如不幸被確診為重疾,可在確診之日起180日內通過“美團互助”網上頁面提交互助申請。對于符合申請規則的會員,美團互助將繼續承擔合理的賠償。

          互助項目被關閉了,受傷的是成員

          雖然美團互助承諾大病救助持續到1月31日24: 00,分攤的費用全部返還給成員。但這并沒有消除計劃中的突然關機對普通用戶的影響。一位加入美團互助的新成員表示,他在加入美團互助后不久就被關閉了,這讓他對網絡互助計劃的可持續性產生了懷疑。

          美國代表團互助的結束也給互助的使用者敲響了警鐘。網絡大病互助不是真正的保險產品,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互助保險。依托互聯網流量平臺,網絡大病互助可以迅速成為流量門戶,吸引一批有安全需求但購買力有限的人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普及安全意識,為民眾提供一些基本的安全保障。但網絡大病互助計劃的“硬傷”也非常明顯。

          第一,關于合規有爭議。目前網絡互助平臺沒有明確的監管主體和監管標準,處于無人監管的尷尬境地。自2020年5月以來,關于是否以及如何將網上互助納入監管的討論不斷。

          第二,風險的穩定性和持續性。從自下而上的機制來看,保險公司對投保人有破產保護機制?!吨腥A人民共和國保險法》規定,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除依法分立、合并或者撤銷外,不得解散。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被依法撤銷或者宣告破產的,其人身保險合同和責任準備金必須轉移給其他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重疾互助計劃不是。一旦業務調整,或者剩余成員與需要領取互助資金的人之間出現不平衡,互助計劃將面臨調整和終止的風險。

          網絡互助的下一步:特許經營是方向

          美團互助倒閉是網絡互助整體鞏固期的一個縮影。

          作為國內網絡互助計劃的標桿,2018年10月推出的螞蟻金服子公司互助寶,曾經創造了會員每年超過1億的奇跡。但在2020年11月達到1.06億人的高峰后,參與共有寶藏分享的人數迅速下降,并連續四個時期為負值。2021年1月第一期參與共有寶物分享的人數為1.01億人,比上一期減少118.89萬人。

          自2019年以來,互助逐漸減少。目前,被評估成員人數為1290萬,不到2019年峰值4352萬的三分之一。

          對于網絡互助的負責人來說,糾紛和合規問題比減少貢獻者的數量更麻煩。一位網絡互助項目負責人表示,雖然網絡互助平臺的用戶數量迅速增加,但用戶保護意識并沒有相應提高,部分被拒絕的用戶不了解規則,平臺的調查成本和溝通成本相對較高。比這個問題更緊迫的是業務合規問題。

          2020年9月,銀監會發布理論研究文章《非法商業保險活動分析及對策建議研究》。指出近年來異軍突起的網絡互助平臺本質上具有商業保險的特征,但目前沒有明確的監管主體和監管標準,處于無監管的尷尬境地。

          本文強調了網絡互助平臺的相關風險和問題。指出網絡互助平臺會員數量多,屬于無證經營,利益相關者的風險不容忽視。有的充值平臺形成存款,導致運行風險。如果處理不當,管理不到位,也可能導致社會風險。

          上述文章建議,所有保險活動應嚴格準入和許可,應嚴格禁止無證駕駛,并應嚴厲打擊各種非法商業保險活動。其中一項重要措施是加大對利用互聯網開展的新的非法商業保險活動的打擊力度,將網絡互助平臺納入監管范圍,盡快研究準入標準,實現特許經營和合法經營。

          對此,券商中國記者采訪的三位網絡互助負責人,均對特許經營和納入監管表示歡迎。網絡互助項目負責人表示,我相信這將是行業健康發展的又一個重要里程碑。

          但是,網絡互助是新生事物。雖然世界上有一個網絡互助平臺(也叫P2P保險平臺),但一般都是基于小范圍熟人的參與。保險標的多為小產品,分布廣,業務利益相關者和資金潛逃風險相對較小。目前,中國是參加大病互助人數最多的國家,估計約有1.2億人參加了各種互助項目。

          易信集團前聯席CEO鐘誠在接受經紀公司中國記者采訪時表示,網絡互助近年來發展非???。雖然不是真正的保險,但核心還是管理風險。為了促進大病互助計劃的持續穩定發展,有必要規范管理。

          他呼吁監管部門盡快將重大疾病互助計劃納入監管范圍,并建議從三個方面進行監管:

          一是監管要明確進入互助行業的門檻和要求,實行特許經營。比如保險產品需要保險公司、保險專業中介、兼職代理人許可銷售,設立互助項目的主要機構也要具備相應的許可資格。

          二是規范大病互助項目的管理和信息披露要求。比如互助行業的風險管理可以通過引入第三方機構來加強。每年由有資質的第三方審計機構對互助項目的人群特征、資金分配、補償等進行精算分析,形成報告,向全體會員開放,供會員了解和評估其互助項目的運行情況。

          第三,互助項目不能事事互助,但有界限?;ブ暮诵氖怯删哂邢嗤愋惋L險保護需求的個人組成的風險分擔機制。建議互助項目以重疾和醫療互助為主,其他風險是否可以互助要規范。


          最新動態


          相關資訊

        1. 會玩!豐田章男:電動車炒作豐田:20
        2. 富二代網紅經歷了“工人”翻車,沒
        3. 同濟大學學者揭示了心跳“中心”的
        4. 我已經躲了34年了,但我父親陳是出道
        5. 在此期間,佐伊瘋狂地發布了一個四
        6. 樓市運行的邏輯發生了變化,壓縮了
        7. 深圳調查借別人的名額炒樓市
        8. 趨勢科技:到2030年,人工智能將在網絡
        9. a股在黑暗中“令人清醒”,但下一輪
        10. 優足網CEO疑似中毒,霧大,股價暴跌

          微信號:tuisho
          全年無休,早9點至晚9點

          復制號碼

          跳轉微信

          ×


          靚號
          此號僅服務老客戶
          新客戶請聯系微信

          ×
          全民乐